pymysql对于mysql的操作-PYTHON

import pymysql
import csv
import codecs
import sys,os
def get_conn():
conn= pymysql.connect(host=’localhost’, user=’root’, passwd=’1111′,db=’t1′, charset=’utf8′)
return connconn=get_conn()
cursor=conn.cursor()

#执行数据库事件
# cursor.execute(“SHOW TABLES”)
# cursor.execute(“USE t1”)

# 更改数据表名称
# cursor.execute(“RENAME TABLE F2 TO F3”)

#获取多条返回值 元祖 tup 单条为 fetchone()
cursor.execute(“SELECT VERSION()”)
a=cursor.fetchall()
print(a)

# 创建一个数据表
# 先预处理语句
sql=”””CREATE TABLE lq_td(
FIRST_TH CHAR(20) NOT NULL,
LAST_TH CHAR(20),
AGE INT,
SEX CHAR(1),
INCOME FLOAT)”””
# cursor.execute(sql)

# 修改主键
# cursor.execute(“UER lq_td”)
# cursor.execute(“ALTER TABLE lq_td ADD PRIMARY KEY(FIRST_TH) “)

#增加一列
# cursor.execute(“ALTER TABLE lq_td ADD ids INT(4) DEFAULT 007”)
# cursor.execute(“ALTER TABLE lq_td ADD 姓名 INT(4) DEFAULT 007”)
# cursor.execute(“ALTER TABLE lq_td ADD 年龄 VARCHAR(20) DEFAULT 25”)

#删除一个数据表
# cursor.execute(“DROP TABLE lq_td”)

#插入一条数据
#先预处理语句
sql1= “””INSERT INTO LQ_TD(FIRST_TH,
LAST_TH, AGE, SEX, INCOME)
VALUES (‘罗权’, ‘Mohan’, 20, ‘M’, 2000)”””

func=”INSERT INTO lq_td(FIRST_TH,AGE) VALUES(20,22)”

# try:
# cursor.execute(sql1)
# except :
# conn.rollback()
# print(‘123’)

# cursor.execute(sql1)

# 删除一列
# delColumn=”ALTER TABLE LQ_TD DROP COLUMN AGE”
# cursor.execute(delColumn)

# 增加一列
# addColumn=”ALTER TABLE LQ_TD ADD COLUMN AGE INT(4)”
# cursor.execute(addColumn)

#修改列的某个值 WHERE 判断条件
setCeil=”UPDATE lq_td SET AGE=22 WHERE FIRST_TH=’7′”
cursor.execute(setCeil)
#你娃儿一定要记得提交啊
conn.commit()
conn.close()

地球人食用指南

前几天一位门先生愚昧的请求和我决斗,在我击败了第二百五十个BOSS后。我的手下也伤的不轻。胜利的喜悦并不能完全掩盖手指端的被红烧过的一样痛楚,它麻木着滚烫着带着些微的荣耀微笑。
它没有名字,因为它就叫无名指

真正的男人怎么会为此而感到惴惴不安,到了晚上临睡前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低着头嘟着嘴翘着兰花指捏着牙刷的姿势被驻地球特派喵星员切糕君看到了,然后飞奔到我爸的卧室里试图给他的星球发送情报。当我洗完后穿着内裤在客厅的沙发上呆呆的等了半个小时后。它若无其事的钻到我怀里,然后睡着了。没有人能知道!我,爱新觉罗*权刚烈霸天是个傻逼娘炮,但是它是喵星人,我朝天怒吼了一个钟头然后喝了点可乐,最后带着彷徨和切糕睡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的伤口长势喜人。
它像草莓,像奈李,像各种浅红色的浆果熟透的淡淡绽出鲜红的果肉,我痴痴的看着它。我突然坚信这道凉菜,让我必定能让我十三年后再次成为中华小当家。我又可以穿上小学时我哥给我写在袖臂上那件有着神龙一样图案的校服。

但是,我没有资本主义狭隘的想法。一点也没有。我不能独自占有它而走上资本主义犯罪的道路上。

深思熟虑了两分钟我最终决定出售它。

我迫不及待的想让全宇宙人民知道这个好消息,在银河系·在太阳系·在地球·在这里。有一道美味的地球人等待着你们的享用。

马上行动的我把这条喜讯发到了宇宙美食指南报,不一会采访记者就打电话过来和我咨询,我简单的告诉他:
首先,它不像必须等到天阴闲暇之时唐长老不惊不怕肉不酸的时候蒸出来才能吃的唐僧肉,
而我的肉,开袋即食!(加热后,风味更佳哟!)
另外,它品相好,血色花纹色彩浓郁,并且带着古代楚国人食材中特有的辣味(是的,我偷偷的尝了一下),如果你愿意放在酸菜坛子中腌渍七七四百八十天然后每天焚香沐浴向其祷告然后用心抚摸三年之后晶莹剔透的包浆就浮现出来,那时候,你带着虔诚的心蘸着醋食用后,就将知晓人世间最重要的一个答案:42。
事情一发布就引来小小的轰动,那可谓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淫山淫海。在俺们村,这人哪,是里三层呀外三层围着我的新闻代言人张大炮同学。
就连来自西方的血族大佬该隐先生已经和我进一步磋商。他愿意以他的十根手指换取我的这条美味。
我有点心动了。
传说该隐的手指能让人长生不老,如果我能够拥有的话。那到了我鹤发鸡皮的时候,我还能够微笑着亲切的对着我的妈咪说一声:小周,你好呀。

但是我拒绝了。一个连自己的手指都不珍惜的小王八蛋也想品尝这样的美味。
哼!真是异想天开屁滚尿流。

身为一名优秀的共青团员,我时刻牢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十大守则第一条:按时交团费!

我怀着赤诚的火辣辣的心以及揣着微辣的香喷喷的手迈向了团委处,进门后看到了鲜红的镰刀锤子的时候,在想象被割砸后的手指我的心里有点害怕的。但是坐在前面右手托着腮色眯眯的眼神望着我的团委书记令我感到一阵一阵温馨。
噢!我简直要唱出来了: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茫茫人海,狂风暴雨….
感动的团委书记迅速站起来双手举起下压及时打断了我的暴雨,他紧紧咬着牙帮轻声地问我有个啥子事。
我略显羞涩的举起来右手,缓缓低下本就低下的头。
他的眼神变得诡异,别问我是这么看到的……….

原来我想奉献的时候,他却认为我是来报销医疗费的。

说起来,
人世间的事大抵都是如此。

呐~!
就让我的兰花指,与这个世界同在吧。


2014.11.7